2013-01-18 雲林花絮

單車環島 走讀台灣咖啡地圖

少年Bike的咖啡之旅

每包半磅、貼著孩子畫作的華南國小咖啡,雖然一包賣五百元,比進口咖啡貴,但這代表孩子盡一己之力,扶助莫拉克受災戶的愛心。


2013年雲林縣兒童影展會場外,華南國小孩子們聚精會神,凝視著虹吸壺裡熱水與咖啡粉交融,隨後倒入試飲杯中,雙手奉給來訪者。客人微微搖晃杯子裡的咖啡,輕輕啜飲,濃郁咖啡香與淡淡果酸味順著鼻腔與味蕾幸福入喉。

「叔叔,好喝嗎?如果好喝,你可以帶走一整包的幸福,一包才五百元,算起來比超商還便宜,品質更好。喝咖啡還可以做公益,一舉兩得喔!」小朋友的叫賣聲,聽起來童稚,卻有自信。

等待買主的三地門咖啡豆

這次義賣是雲林古坑華南國小學生,協助屏東長治百合部落園區的小農,行銷三地門咖啡豆。看到孩子真摯的眼神,在場大人毫不猶豫地掏腰包響應。每包半磅、貼著孩子畫作的華南國小咖啡,雖然一包賣五百元,比進口咖啡貴,但這代表孩子盡一己之力,扶助莫拉克受災戶的愛心。

這段雲林古坑偏遠小學與屏東莫拉克受災戶的咖啡情緣,是如何結下的呢?

去年11月30日,獨立媒體莫拉克新聞網記者劉瑋婷報導「長治百合部落等待買主的三地門咖啡豆」,提及住在永久屋的三地門居民,面臨咖啡生豆賣不出去的困境。這引起了以咖啡特色教學聞名的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的注意。陳清圳將訊息傳達給專門行銷台灣小農咖啡的學生家長徐飴鴻,並邀集友人一同前往屏東瞭解。 本身是古坑咖啡小農的徐飴鴻,自創品牌「大尖山雲林古坑咖啡」近十年,這趟行程,徐飴鴻除收購部落居民的咖啡生豆,也提供居民咖啡種植、保存、沖泡與經營個人藝術咖啡店的建議,希望居民有朝一日能自產自銷,做出特色。


飄著咖啡香的華南國小

時光回到六年前,陳清圳初到華南國小接任代理校長,發現華南村「沒有咖啡商圈,只有賣不出咖啡的老農;多的是土石流、獨居老人、少子化與單親弱勢家庭」。居民種植柳丁、麻竹等作物,921地震後改種咖啡,都因缺乏產銷管道,收入不穩定,導致人口外移,華南國小甚至面臨廢校的危機。



為扭轉局面,陳清圳藉由探查古坑咖啡產業發展與生態環境的方式,帶領教師根據低、中、高年級程度,規劃咖啡體驗與教學課程,帶動華南國小轉型為特色小學。

一、二年級孩子戶外教學參觀咖啡園,向咖啡農學習如何採收咖啡豆,認識咖啡樹的生態與環境;三、四年級時,則安排孩子當小小記者,親自去訪談社區附近的咖啡農與盤商,訪問農民銷售上面臨哪些困境;五、六年級時,孩子除了學習烘焙咖啡豆,也根據訪談所發現的產銷問題,訂定行動策略,幫助咖啡小農打品牌行銷,或自行烘焙咖啡豆義賣。

單車環島走讀台灣咖啡地圖

經過這一系列課程的洗禮,這些小朋友不但訪問古坑在地咖啡耆老與小農,還展開少年Bike的咖啡之旅,用單車環島的方式,拜訪台灣各地咖啡產區。

從小在古坑長大,割捨不掉家鄉的咖啡情懷,在2004年回鄉成立公司,轉型為專業咖啡農的徐飴鴻,則在瞭解華南國小的咖啡特色教學後,毫不猶豫地將當時已就讀小學四年級的長子,轉至華南國小。徐飴鴻認為,這樣的走讀教育方式,才是活用知識。孩子們安排單車環島拜訪咖啡產區的過程當中,徐飴鴻是最好的諮詢對象,他引介各地熟識的咖啡小農給孩子,協助孩子製作完成「走讀台灣咖啡地圖」紀錄片。

培養孩子解決問題的能力

現在徐飴鴻固定向三地門的德文部落收購咖啡生豆,一年可以收到兩噸,平均每公斤420元,若將運費、加工、包裝與行銷等費用算入,這批咖啡末端售價每磅要賣1000元以上才夠本。看華南國小半磅500元的價格,徐飴鴻說,實在便宜。

校長陳清圳卻說義賣台灣咖啡的重點不在營利,是希望讓孩子藉由義賣的過程,培養自主發掘與解決問題的能力,這才是教育意義。

★南國小義賣的三地門小農咖啡還有許多存量,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逕洽雲林縣古坑鄉華南村28號華南國小,電話(05)5901529,或洽校長陳清圳0935107609。



轉載自:udn聯合新聞網/聯合晚報/汪文豪 2013/01/18
Top